瑞幸申请破产保护?理解有误!

  文 | 马霖 余乐

  编辑 | 余乐

  北京时间2月5日晚,瑞幸咖啡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公告称,瑞幸咖啡的联合临时清算人向美国破产法院提出一份申请,其主要诉求是“让美国的法院承认开曼法院的临时清盘程序”。

  当天下午,一些国内外媒体曾将该申请解读为“瑞幸咖啡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瑞幸咖啡随后在上发布公告,称这一消息为“错误理解”,并称“公司和门店运营稳定、经营一切正常。”

  瑞幸咖啡在SEC上发布的公告显示,这次保护申请并非由瑞幸公司提出,而是由开曼群岛大法院指定的瑞幸咖啡联合临时清算人根据《美国破产法》第十五章(Chapter 15)的规定向美国破产法院提出的。如果申请得以通过,就可以暂停美国境内针对瑞幸的法律诉讼,为重组注册于开曼群岛的瑞幸公司创造条件。

  司法程序复杂

  “‘根据Chapter 15向美国法院申请重组保护’,这个措辞是没错的,”瑞幸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如果瑞幸先发布公告,联合清算人再发布这条消息,就不会引起恐慌,但媒体先看到了清算人的消息,没看到瑞幸的公告。”

  该人士表示,临时清算人做出的申请是一个“程序性请求动作”,希望美国法院能够认可瑞幸清盘程序全部在开曼法院进行,终止所有集体股东在美国的起诉,让瑞幸所有未来的和解和重生在开曼法律体系下有序、统一进行。

  一位熟悉美国证券法律的律师告诉《财经》记者,《美国破产法》第十五章是一个程序性规定,允许外国清算人与美国法院接触,这有助于清算人收集公司在美国被清算的资产。毕竟瑞幸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所以开曼法院在瑞幸的清算重组计划中拥有最终决定权。在一些情况下,也发生过非开曼法院向在开曼群岛注册公司行使司法权的先例,但两条清算程序并行的话,过程会比较复杂。

  这位律师指出,需要注意的是,开曼法律允许干预程度较低的 “轻触式清算(light touch liquidation)”。在与债权人解决重组问题的过程中,这种方式可以给公司更多宽容度和灵活性。

  瑞幸在美国上市的融资主体是注册于开曼群岛的瑞幸咖啡有限公司。开曼群岛大法院于2020年7月任命安迈顾问有限公司(Alvarez & Marsal)的两名员工担任瑞幸咖啡的联合临时清算人,对该公司进行债务重组工作。这两名清算人已于2020年12月底向开曼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清算报告。

  瑞幸咖啡当时评论称:“联合清算人与本公司共同制定了一份关于公司债务的详细和可行的重组方案,以期通过一个或多个安排方案,向开曼群岛法院提交重组方案。该提案是为了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而制定的。”

  “瑞幸在开曼启动临时清盘程序,是一种软着路、重组式的清算重组,目的是让企业能活下来。”前述瑞幸人士说。

  《财经》记者了解到,开曼和美国法院的清算程序都不会对瑞幸咖啡在国内的运营产生实质性影响。

  “逼宫郭谨一”事件有进展

  此外,该人士还对《财经》记者透露,临时清算人正在主导针对1月6日发生的“多名高管要求罢免董事长郭谨一”事件的独立调查,并进行了一系列访谈,可能很快会有调查报告出来。

  自2020年4月自曝财务造假以来,瑞幸咖啡的新闻一直不断。2021年新年刚过,社交媒体上曝出了《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与CEO的请求信》。这封请求信是由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以及核心业务总监共31人联合发给瑞幸咖啡董事会及大钲资本的。

  请求信主要从三个方面对郭谨一进行了“弹劾”:一、在供应链方面,为达到中饱私囊的目的,清洗和控制采购体系人员,破坏供应链原有独立的审核内控机制;二、在管理方面铲除异己、党同伐异,导致公司流失大量优秀人才;三、个人能力不足给公司带来巨大隐患。

  郭谨一很快在公司内部做出回应,称自己“问心无愧”,并表示举报信是在“陆正耀、钱治等组织并起草,部分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的。”瑞幸公司也声明已组织了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对此事进行调查。

  自瑞幸自曝财务造假以来,瑞幸董事会成员频繁变动,董事长陆正耀与资本方之间的矛盾公开化。目前陆正耀已经离开了瑞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也失去了所有股份。郭谨一于2020年7月被任命为董事CEO。

  令人诧异的是,郭谨一在加入瑞幸咖啡前曾在神州租车(00699.HK)担任陆正耀的助理,在两家公司跟随陆正耀多年,一直被外界认为是“老陆的人”。此次郭谨一公开指称陆正耀主导了罢免自己的行动,说明两人关系已经破裂。

  瑞幸公司的一名员工向《财经》记者透露,一些员工也收到了网上流传的请求信。这位员工表示,这件事对员工的工作没有影响,“工作照做、工资照发”,但从自曝造假以来,瑞幸流失了很多员工,还有不少员工正在寻找下家。

  考虑到未来两三年可能无法融资,瑞幸正在断臂止血,保现金流。最大的经营策略改变是聚焦咖啡主业,对小鹿茶的加盟店做了大幅度压缩,不再开小鹿茶新店。其他项目的开发和上马节奏也在减缓。

  瑞幸新开门店的速度也放慢了,截至2020年11月30日,其门店数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另外,瑞幸降低了重资产模式的自营店比例,加盟模式的联营门店增幅很大。2021年1月,瑞幸咖啡发布了“新零售合作伙伴招募计划”,提出对加盟商免收加盟费,并将给予多种支持。

  曾经饱受争议的“烧钱补贴”策略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任性。《财经》记者在此前的采访中了解到,财务造假问题曝出之前,瑞幸一个月花费在“首单免费补贴”上的钱就有几千万。2020年瑞幸已经取消了咖啡首单免费的优惠,同时提升了折扣率。成本不到10元的咖啡,实售价格已从12元/杯涨至13.5元/杯;此外,瑞幸还取消了“消费满35元以上免收外卖费”的政策。

  根据联合临时清算人1月发布的报告,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个季度营收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和11.4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8.1%、49.5%和35.8%。

You may also like

春季养生防病就吃这些

   已是春暖花开时节,广州医...

营造放心消费环境 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党中央提出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中海油渤海一油田发生井喷着火事故三人失踪

【视觉新闻】寒潮之下,暖意涌动

寒潮之下,暖意涌动 本报记者 张欢欢 印...

  • 友情链接

  • Back to Top